用三个“不要”面对考试成绩

   【博主按】一学期的一半又过去了,期中考试是各个学校的常规工作,也是及时检测学生查漏补缺的重要手段。但是,在具体的教育教学工作中,每一位老师在面对学生考试没考好,出现了尴尬的局面,不知何去何从,焦头烂额,苦无良策。这对这个问题,今天特邀请著名特接教师、青春语文代表人物王君老师来给大家指点迷津。或许,对正在发愁的老师或者同仁都有些帮助或启发。            


学生考得不好如何办?


王君


又到期中考试成绩揭晓时……


中国的学校无非是这样的:临大考还有好长一段时间,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各种准备工作就就绪了。老师们的神经开始拧紧,校园内弥漫着奇奇怪怪的空气──那是再小的考试也要殊死一搏的紧张和庄严。黑压压的耳提面命开始涌向学生。从高层到基层,从家庭到学校,从校园到社会,黑云压城城欲摧。你若要体会“恐怖”这个词语,不必等到初三高三,只需在期中考期末考时到中国的校园中来走一趟就是。


考完后呢?那状态,也差不多可以用一些成语诗词来形容。比如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等等。


以上是闲话了。我今天想说的话题是学生考得不好该如何办?中国老师的心情,恐怕很少不受考试支配的。或者说,中国教师的生存状态,就是由那点分数和排名决定的。很无奈,很无聊,更可怕,所以,想说说。


事实上,这次考试我发现我的学生成绩也不佳,离我的期望值有点儿远。考试失败,我们何去何从?我们的心情该如何安放?


 


说点儿心里话。用三个“不要”。


 


首先,不要为难同事。


考试的结果一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考得不好的心焦火療如坐针毡如临大敌如火烧身──那是当然的!接下来的可能就是学生的质疑家长的投诉领导的责问。分数这呆头呆脑的家伙,搅得动江河,搞得乱社稷。考得好的呢,哪怕是假装淡定,心中也多半狂喜,说不定比那洞房花烛夜或者他乡遇故知还要神清气爽……我做了二十年教师,自己就是这么一路看过来活过来的。我曾见到多少教师,他们终生的奋斗目标,就是比隔壁的、对门的、背靠背的那位同事平均分多考0.1或者0.2分,否则,他们就会失落,就会痛苦,就会抑郁,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


在这样的心态下,教师与教师之间,特别是主科教师与主科教师之间,很少有真正的朋友──外表的和谐,不过是装给人看的。我经历了不少的教研组,为了那点儿平均分搞得鸡飞狗跳你死我活,大家明里暗里各使绊子,把“窝里斗”演绎得无比精彩。


结果,高兴了谁呢?这样的惨烈的恶性竞争,让谁占了便宜呢?


我懒得分析。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得便宜的肯定不是我们自己。


所以,我总是呼吁:在本就严酷的教育背景下,为了救赎和自我救赎,教师一定要团结起来,成为真正的朋友。我们要把心真正放下来,看到未来,看到明天,看到我们的价值真的不仅仅只是那分数和排名能够圈定的,不要把荣辱得失全寄托在那平均分上。大家都一条心,视他人的班为自己的班,别的班考得不错,大家都祝福他,真诚地向他学习,相互提升,一起进步。除了分数,还从更多的角度去发现身边同事的长处,彼此赞美,相互激励。那么,恶性竞争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就会得到缓解。


大环境我们确实改变不了,但是营造一个气氛好些的小环境我们还是有可能做到的啊!


当然,我更祈求我们的领导们,不要把分数排名作为控制教师奴役教师的手段。激发教师的方法千千万万,聪明的校长一定懂得:只有每一个教师都心灵舒展充分地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人的尊严,这所学校,才可能成为真正幸福的学校。


我很幸运,我的校长,是这样的人。


以前,我曾经在一个很好的教研组呆过。组里有一个年轻老师,一直很苦闷,因为他的班总是平均分比我们差几分,为此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们很不忍,几个年龄稍长点儿地悄悄一商量,决定给这老师一点儿帮助。在一次考试中,我们都故意把自己班的平均分压了压,第一次让那年轻人夺了头魁。这下好,那孩子,一下就开心了,干劲儿也来了。这样大家一“忽悠”,整个教研组其乐融融。后来大家约定,谁考第一,谁请客。这个教研组,是我最喜欢最难忘的一个教研组。


不为难同事,就是不为难自己。我们跟同事朝夕相处,甚至比跟家人相处的时间还要长。影响我们的生命状态的往往就是身边的那几个人。如果我们足够聪明,就一定会先让同事幸福。多一个幸福的同事,办公室就多一分快乐;自己的周围,就多一分和谐;我们自己,也多一分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不为难同事,其实就是解放自己。


 


 


其次,不为难学生。


考得不好,难免迁怒学生。这帮蠢家伙,怎么教都教不会,考出那么点儿分数,把老娘(大爷)的面子都丢完了。心中有恨,嘴下无情,损起学生来毫不留情。不把自己的一腔愤怒两腔耻辱扔给学生讨个“公道”绝不罢休。于是,教室里阴云密布阴风乍起。多少曾经的淑女帅哥老师风度尽失,变成为老巫婆老妖怪张牙舞爪直把教室骂成了人间地狱。


最难过的是差生们──拉了平均分,给班级拖了后腿的的差生们。那简直就是该千刀万剐下油锅才能解心中之恨。


我曾经看到一个老师在办公室训差生,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先来硬的──竭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最有“创造力”的是逼那孩子大声地报出自己的分数。那都是什么分数啊,科科都是二三十分。孩子声音小了还不行,必须声竭力嘶地喊。那些可怜的数字撞击在我的耳膜上,一声比一声地痛。然后来软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化”孩子要他学习。那身材高大身体肥硕一眼看去智商确实有点儿问题的孩子被这老师玩弄于鼓掌之间,先是傻乎乎地喊,然后频频点头,最后被迫和老师拉钩……我看着怎么都觉得像耍猴子,浑身不自在,连忙逃跑到外边的厕所里去了。


我以前也因为考试成绩讥讽过孩子。这些年每每想起那些细节,都觉得自己是罪人。其实我自己读初中时,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中等生。到了高中,更完完全全地成为了差生。高一的时候,我的物理成绩是18分,数学也只有50多分。我的真正开始用功学习,是从高四──补习的那年开始的。人是多么可悲,为什么一旦自己成为了教师,就忘记了当年的耻辱岁月,而对现在的孩子毫不留情呢?


这是不是人最大的悲哀,或者说无耻?


我们应该相信,绝没有孩子自己愿意成为差生,也没有一个父母故意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差生。每一个差生的背后,都必然有一个心酸的故事。或者说,有差生的家庭的背后,都有难言的苦痛。一个好教师的意义应该在这里:他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境地,站在什么样的高度,都能理解孩子体谅孩子。鼓励孩子和帮助孩子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本能。


做幸福的教师,必须要跨越心理上的一道坎儿:孩子,绝不是我们实现平均分的工具。孩子是人,是尚未长大的“成人”。尊重他们,是教育的底线。


越考得差的孩子越应该得到尊重得到保护得到关怀。


社会要保护弱势群体,学校要保护弱势孩子。所谓弱势孩子,绝不仅仅只是农村家庭读不起书需要希望工程帮助的孩子,还有更多的是“读书暂无能读书暂无力”的孩子。在现在以分数和排名决定“人种”优劣的校园里,他们是真正的可怜人。


老师们,记住网络上流行的段子吧:要爱优生,未来他们可能是科学家和大学教授;要爱中等生,未来他们可能是你的同事;要爱差生,未来他们可能是投资重建你的学校的人。


陶行之的名言我们都耳熟能详: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你别忙着把他们赶跑。可不要等着坐火车、学微积分、点电灯,才认识他们是你当年的小学生。


抱一抱这些考试分数只有个位数的孩子,给他们鼓励,告诉老师会帮助他们,等待他们。这比德兰修女抱住那些肮脏的穷苦人容易得多啊!


 


 


最后,不要为难自己。


我们这些做教师的小知识分子,工作任务重,工资待遇低,但大多数偏偏责任心强。学生考不好,很容易马上产生自我负罪感,觉得自己不行,能力差,弄不住学生,是个无能的教师。


这是对自己的不公正。


学生成绩不理想,需要的不是自怨自艾,而是冷静地反省和调整。


一般来说,学生分数考得好,这个老师是称职的。但也不一定。现在中小学的那点儿语文考试,明眼人都知道,如果你从初一开始就把孩子当初三学生来对待,天天就盯住那点儿考点使劲弄反复弄,不惜牺牲学生的所有语文学习的时间,甚至还赔上孩子的其他时间,把语文当成数理化来反复操练,这样搞下来,也许学生的成绩也好看,而且学生家长说不定还欢迎──我们的教育价值观早就变异了腐化了,只要是为分数服务的,很多人就认为是好的。但是,这样的教师,他们让孩子牺牲的是阅读的时间,思考的权利,享受语文的最佳时光。他们夺得了分数,埋葬了孩子的幸福──虽然也许孩子们并不知道他们被出卖了,成为了老师正大光明挣分的工具。


我们评价自己,除了分数外,还有许多指标:比如学生对我们的感情,比如学生对语文课的喜爱程度;比如我们自己在教育过程中的投入程度反思力度和创造高度;比如自己在学科上的可持续发展动力……综合起来,我们可以给自己打个分,然后确定努力方向。


事实上,有许多有追求有魄力的老师都是暂时能够摆脱“分数”的桎梏的。有些具有教改意义的教育行为,在某一度时间,是需要暂时牺牲一下分数的。如果什么都不敢牺牲不敢丢弃,只抱着课本考卷为生,就算是取得了还像样的分数,那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我理想中的考试乃是:不要公布明确的考试范围(什么三个单元的字词,五个作家,八首诗,两篇文言文等等),让考试成为了教师撒下天罗地网对考点围追堵截一个也不能丢的无聊战争。好的考试应该是一种常态的考积累考能力的测试,是能够把教师都吸引到带领学生从容地多读书多思考多写作上的考试。如能这样,语文教学,就会获得一种面向未来的淡定和勇气。


当然,现在我们动不了体制,也就只能更多地去适应。面对现在的考试形式,学生考得不理想的现状,我问自己:


我的课堂高效吗?


我勤勉吗?该落实的知识点是否都落实了?


我扎实吗?我的课是不是还有些浮躁?


我的作业布置是不是对所有学生都有益?


我对弱势学生的关注是不是持之以恒的?


我的语文整体规划是不是合理?


……


最简单的办法还是:求助于学生,多听听他们的想法,让他们来一起出点子。


我们带了一拨又一拨的学生,事实上每一拨学生都很不一样。对前一拨学生适用的方法,未必对这一拨学生有用。就如我,用以前教重庆学生的法子,基本上教不动北京的学生。这次考试也悟到,教上一届学生很有效的法子,也不一定对这一届学生有用。所以,我们得改变,得调整。这个改变和调整的过程就是教学科研的过程,就是提升自己的过程。


所以,我们走向成熟和理性的一个标志就是:当学生考得不好,我们不沮丧不埋怨,反而,我们会觉得很兴奋:因为问题出现了,改革的契机也就出现了,挑战也就出现了。没有挑战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要感谢那些差孩子,感谢遇到了比较差的班,他们让我们更丰富,更活跃,获得了更大的提升可能和提升空间。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些老师会嘲笑我:在他们的眼里,不为分数拼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是傻子笨蛋疯子,就是痴人说梦不和社会接轨。


随他们去吧。反正,我觉得我自己的价值是用分数衡量不了。我会慎重对待孩子的分数,努力帮助孩子们获得更好一些的分数。但是,如果我尽力了那分数还是不太好看,我不会抑郁不会自责,我照样吃嘛嘛香,看谁都是天使。


要我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抵给那分数,为它哭为它笑为它痴狂受它摆布,打死我也不干!


2012/11/9